搞事不如画画,画画不如学习

【塞奈】明明是我先来的

冷到北极圈全靠自产,真·自娱自乐

Attention
本文cp为赛罗x奈克瑟斯,有轻微塞→诺,以及诺扎
奥特白学出没请注意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存在ooc和小学生文笔,不能接受请赶紧关闭
如果OK请下翻










01

有时候赛罗不禁想揪住科学局的人质问他们每次都在做什么妖。

尤其是现在。

“别在意,赛罗。”奈克瑟斯安慰他。

“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诺亚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

赛罗深吸一口气把脸埋在掌心里,心想你们能理解就有鬼了!

这个事情简单的概述一下就是奥特博物馆里的宝物又失窃了,不知道是第几次吐槽博物馆的安保设施后,正好闲的无事的赛罗和奈克瑟斯就被抓了壮丁扔去把道具追回来。中间过程省略不记,在抢夺回道具的最后关头,走投无路的盗贼情急之下启动了用途不明的神秘道具,然后就如现在看到的,奈克瑟斯变成了两个——准确来说一个是奈克瑟斯,一个是诺亚。

地球人怎么说来着,对,这事儿很魔幻。

“别什么锅都扣在科学局头上”,蓝族的科学家见怪不怪,他瞥了赛罗一眼,继而专心研究手里的道具。梦比优斯凑过来,在奈克瑟斯和诺亚面前转了一圈,赞叹道:

“这就是诺亚大神啊,我还是第一次见!”

语闭梦比优斯看向赛罗:“我记得帕拉吉手镯就是诺亚大神给你的?”

是啊是啊。赛罗下意识抚上左手的帕拉吉手镯,随即发现奈克瑟斯正看着他,赶忙撒开手。

梦比优斯明显对诺亚非常感兴趣,希卡利拉都拉不住,也是,好不容易能见着传说中的奥特曼谁不赶紧看两眼。实际上连希卡利也在认识到自己拉不住梦比优斯后,把手里的道具抛到脑后,加入到了围观诺亚的行列中。赛罗有些无语,我叫你们来是帮忙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的,不是让你们来着围观的混蛋们!

赛罗站在旁边,和其他人不同扭着头避开诺亚。奈克瑟斯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抱着手臂,这次没有看着他了,赛罗松了口气,后知后觉地感到棘手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忙活了什么,总之没有得出结论的希卡利先生和他的好友梦比优斯表示他们还有别的事要走了,并安慰赛罗不要急,事情总是能解决的,然后补刀。

“恋人变成两个了不是正好吗。”

赛罗一脸惊恐。

“希卡利!你怎么能教赛罗脚踏两条船,他还是个孩子!!”

没等他们俩个再多说一句赛罗就把俩人踹走了,这些长辈真不靠谱,他想着,转过身就发现奈克瑟斯和诺亚两个奥齐刷刷地看着自己。

……我错了希卡利梦比优斯你们俩回来!!!

然而后悔也晚了,修罗场什么的迟早要面对的。

赛罗习惯性地抹嘴,就觉得很心累,打十个贝利亚都没这么累。

当你和你的现任和初恋对象三个人在一起时是很微妙的一件事,尤其是你的初恋对象是你现任的进化版这事儿就更微妙了——诺亚和奈克瑟斯,他们拥有相同的本源却又是不同的个体。

赛罗喜欢过诺亚——这其实在全光之国都算不上是什么秘密,还有不少奥曾亲眼目睹过红蓝色的少年坐在等离子火花塔上,对着自己的手镯嘿嘿嘿傻笑。虽然这条路注定是漫长而艰辛的,终点浸没在黑暗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但年少的战士没有那么多顾虑,他满怀希望与激情,追逐着那仅有一面之缘的幻影,相信自己总有得手的一天。

结局也是意料之中的,哪怕是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少年也未能接近神的光辉。

既然如此,不如一开始就没有相遇。

而奈克瑟斯对这件事的认知来源于一次心照不宣的斗嘴。彼时他和赛罗还没确立关系,红蓝色的少年一脸得意的地看着他,用胜利者的口吻对银色的战士说到,你看,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为此他们还争论了好久,赛罗说那你要能说出诺亚在哪儿,我就算你赢了,这让奈克瑟斯哑口无言,本体到底在哪儿浪就算是他也没有主意。

他们俩能走到一起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奇迹,因为奈克瑟斯平时脾气特别好,但是一碰到赛罗两个人就开始斗嘴互怼,谁拉都没用。他们之间干的最多的是就是相互挤兑,谁知道斗着斗着两个就兜一块去了,对此,银色的战士完全没有拐走小鲜肉的负罪感。赛罗向家里人挑明他们的关系时,只有雷欧在长久的沉默后开了口:

“你们年轻人自由恋爱我们不干预……就是你们要知道家暴是非常不好的。”

对于长辈的忠告,奈克瑟斯只能沉重的点头。

虽然如此,赛罗偶尔还是会对着帕拉吉手镯发呆,奈克瑟斯也并没有当回事,实在不行去找孤门变个诺亚让少年高兴高兴也可以的。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像现在这样和诺亚面对面就又是另一回事了,自己和自己是情敌是什么感觉?恐怕没人想知道。

奈克瑟斯看着手足无措的赛罗,心慢慢沉了下去。

02

隔天赛罗又跑去找了希卡利,这次科学家带着奈克瑟斯和诺亚好好做了个全面的检查,忙活了半天后他把赛罗单独拉到一边对塞罗道:

“检查结果出来了,再启动一次那个道具就能让他们还原。”

“那太好了。”赛罗按着胸前的计时器长舒口气,鬼知道他昨天是怎么过来的。

希卡利有些不解地看着这个年轻人,继续道:“再次使用道具会把他们还原成一个个体,但是你有想过吗,到底是还原成诺亚还是奈克瑟斯?”

红蓝色的战士愣住了,睁大了眼灯表示疑惑。

“很奇妙,检查结果显示他们俩都是‘货真价实’的独立的个体,使用道具后也面临着是还原成奈克瑟斯还是诺亚的选择。而且出于对个体的尊重,我们要尊重他们的选择。还有一件事,原属于奈克瑟斯的能力与能量也被平分为两份,并且正在不断流失。”

希卡利严肃地看着赛罗,语气里丝毫不见昨天的调侃,“你懂吗赛罗,你面临一个关乎他们生死的选择。”

这一事实把赛罗击中了,他下意识地想要退后一步,但发现他已经靠在墙上了,退无可退。

现在希卡利看着他,奈克瑟斯和诺亚在外面等着他,他们都在等他做一个选择。

但他没有。

赛罗逃走了。

“你就这样把你的现任和初恋对象扔下逃跑了?”红莲一脸难以置信,“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赛罗跳起来扔了个枕头糊在红莲脸上,完了又蹲回角落里。其实他已经后悔了,当时只是一时间信息量接收过大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回终极警备队的路上了!

说那么多也没用,从结果上看他就是逃跑了,百口莫辩。赛罗觉得自己心口像堵了团棉絮,沉甸甸的,提不起劲来,愧疚感已经要把他燃烧殆尽了。

红莲看着赛罗没精打采地样子还想说什么,被镜子骑士一巴掌拍在后脑上,然后被机器兄弟双双拖走。

“你们干嘛?!放开我,现在正是小赛罗需要我的时候!”

镜子骑士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打量红莲一番后,开口道,“以前我以为你脑子里都是肌肉,现在看来都是浆糊啊。”

你错了,我脑子里都是岩浆。红莲回答的一本正经。

镜子骑士不想和他讨论这个话题。让机械兄弟放开红莲后,按住他的肩膀,告诉红莲让赛罗一个人待会儿。

“恋爱和战争一样,但哪怕是战场上无往不胜的战士也很难在恋爱中争得胜利。这事得看赛罗他自己,我们帮不了他。”

红莲似懂非懂地点头,隔着老远瞅了还在画圈圈的年轻人一眼,回头对镜子骑士说:“你怎么好像很懂的样子?”

“ 公主最近沉迷蓝星文化,尤其是关于恋爱的作品。我最近陪她看了一部叫《白色相簿》的作品,感觉挺符合赛罗现在的情况的。”

红莲:……

红莲:能不能更不靠谱?!

那边经历了长时间自我谴责的赛罗终于下定决心回去面对——虽然他还是没有做出选择——就在这时他收到了希卡利的奥特签名。

【诺亚被扎基抓走了。】

赛罗:……靠凸,怎么就在这时添乱。






*设定的奈克瑟斯是舞台性格,所以会活泼一些

评论(10)
热度(28)

© 阿乌 | Powered by LOFTER